巨龙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资讯 > 贵大校长:学太早是在毁孩子

贵大校长:学太早是在毁孩子

http://pchangxueyuan.cn |2020-07-07 16:40:46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曾被网友称为“第一愤青教授”。他是2014西部高校校长唯一“中国好校长”称号获得者,也是2014中国教育变革人物全国高校校长唯一获得者。日前,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有人问我为什么中国没有那么多人得诺贝尔奖,那是因为我们过早扼杀了孩子对科学的向往。我说中国的孩子不是学得晚了,而是学得太早了;不是学得太少了,而是太多了;不是学得浅了,而是学得太深了。”

  谈高考(课程)改革“分数面前人人平等”没有过时

  记者:国家出台《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后,引起公众的广泛关注,在您看来教育改革的目标目的究竟是什么?

  郑强:在研究讨论高考改革的时候,我要说一句话,“分数面前人人平等”这句话没有过时。如果我们以教师的感受去面试自主招生,那么农村的孩子、边远地区的孩子,他们能像北京、上海、天津、杭州的孩子从小到少年宫学钢琴、学外语(课程)吗?能像他们这样能说会道吗?他们看到摄像机就怯生生的,难道说我们分数降低点就看他们的表现,他们能录取吗?孩子的素养不能用一次分数来衡量,不能用一次大学的面试来决定。现在,山沟里的孩子只有考一次分数的机会,而我们要做的事是改变高考分数的评价价值。同时还要改变大众的思维,其实读中专、没上大学的孩子同样可以有幸福人生,父母不要认为高考才是终身的评判。

  我跟贵州大学的孩子们说,要鼓励穷的孩子、高考分数不太高的孩子,我经常说一句话,“考上名校把吃奶的劲儿用完的孩子未必有戏”。我在北大、清华敢讲这句话,基本上考上北大、清华的孩子吃奶的劲儿都用得差不多,“考上贵州大学现在开始用劲吃奶有望成才。”

  记者:您认为高考是我们当前相对公平的一种竞争方式,那么教育公平和对于培养有特色的人才之间有没有需要折中和综合考虑的地方?

  郑强:高考制度大体全世界都有,都要看分数。但要做一些综合的调整,我可能要得罪一些外语教授。外语实际上是一个工具,学了英语(课程)到美国或英国当人上人的,我想泼冷水了,他们可能连工作都找不着。你凭着英语可以在美国混一个头面?不可能!我是一个自然科学家,也是化学教授,但是我越来越感受到,我们能够做出科学来,实际上是跟文化有关系的。

  要讲高考改革,我觉得余地很大,我们叫权重,我个人认为语文对中国文化、传统、历史的了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要强调学语文。虽然我能说英语、德语,我个人建议高考改革要加大国文、中国历史考试的份额和比重。这是我的个人意见。

  谈教育新常态:“我们过早扼杀了孩子对科学的向往”

  记者:现在都在说“新常态”,你觉得教育的“新常态”应该是什么?

  郑强:什么是教育的新常态?就是我们教育工作者要沉下心,学术要慢慢做。我当然达不到孔子传道的程度和思想,但是我为什么到每个中学去演讲,我希望校长和中学老师受我的影响,教育不是为了出人头地,也不要认为出人头地的人就体面,如果全民有这种认知就不在乎高考的分数低和少的问题。

  有人问我为什么中国没有那么多人得诺贝尔奖,就是因为我们过早扼杀了我们的孩子对科学的向往。

  我说中国的孩子不是学得晚了,而是学得太早了;不是学得太少了,而是太多了;不是学得浅了,而是学得太深了。就跟庄稼一样,不该成熟的时候就没办法成熟。把大学里面研究生该学的东西在中小学都学完了,然后就说成熟了,这是摧残我们的孩子。

  一个国家大学水平高,培养诺贝尔奖获得者是水到渠成,反之培养了诺贝尔奖获得者,也不代表这个国家就怎样。你连马桶都做不好,还说啥呢?

  所以我说,如果你要讲中国改革出现的问题,新常态也好、实事求是也好,都是值得我们教育工作者思考的问题。

  我作为大学校长也倡导一下,如果我们的中小学要改革,我希望再加大体育和艺术的教育,一个人的精神是要靠身体来支撑的,一个人再伟大病了也不行。

(责任编辑:wat)
佛山透水砖 https://www.fs2cm.com/
图片
  • 三件事会扼杀娃交往能力
  • 衡水市武邑中学组织新生进行军训
  • 政校企合作 共育集美研学导师